字:
关灯 护眼
爱乐小说网 > 堕落泰坦 > 第一节 暗之森,横空掠影

第一节 暗之森,横空掠影

    眼前的这片杀戮森林,沉寂得如死亡一般,之所以被称为杀戮森林,是因为这里居住着一只令森林里其余生灵都为之害怕的半精灵。

    今天这个似乎永远处于暗夜的森林迎来了一些奇异的来客。他们身上穿着威严肃穆的铠甲,手握沉重兵器,以一种势在必得的阵形排列在各个方位,他们就是来自圣之领域拉浮尔的光明战队,应精灵恳求,准备联手除去森林的祸害,然而,时间已经接近黄昏,久久等待的猎物仍未出现。拉浮尔战士迪特玛按捺不住焦躁,从队列中走了出来,寻到隐蔽林间的精灵队长后朝他走过去。

    “安德鲁!到底要我们等到什么时候,太阳都已经下山了!”迪特玛怒气正盛,拉浮尔还有很多事情等着他做,在这里已经消耗了远比计划中多的时间。

    精灵队长安德鲁瞥了战士一眼,紧接着做了一个嘘声的手势,之后就再也没有理会迪特玛,眼神紧张地望着前方已经开始散发着雾气的林间。

    “可恶!”迪特玛咒骂了一声,要不是来这之前拉浮尔神殿上美丽的塞拉女神曾严厉交待过绝对不能和这里的精灵造成冲突,手中紧攥的拳头早就挥向眼前的精灵队长。

    “嗷呜――”突然森林里出现狼的哀嚎!

    “她来了。”精灵队长安德鲁将右手中的剑指天,以告知让每个精灵战士各就各位准备迎战,同时朝迪特玛使了个眼色,让他立即回到自己的位置。

    迪特玛心有不快,一边往回走,一边低声暗骂:“竟然指挥我,也不看看你有没有资格。”

    “嘎吱――”似乎踩到了什么东西,迪特玛一惊,蹲下去往地上仔细瞧看,竟然是一把巨弓。就在他的手想要靠近巨弓的时候,耳畔传来一个如幽灵般空灵的声音:

    “你喜欢我的弓吗?”声音像是天真童稚的小孩子,可是不知为何,传入迪特玛的耳中竟像是死神的诱惑。

    迪特玛立即起身环顾周围,除了摇晃着的树枝和地上的杂草,他什么也没有看见。意识到事情的不寻常,迪特玛当下将背后的长柄斧紧握双手放置身前,朝着不远处的精灵队长喊道:“安德鲁!”

    听到迪特玛的声音,精灵队长顿时明白猎物已经进入了陷阱,立即指挥紧紧包围在外的精灵战士们举弓对着迪特玛所在位置!而光明战队的战士们此刻却异常地紧张。和迪特玛情同兄弟的弗瑞德立即跑到精灵队长处呵斥道:

    “让你的部下把弓都收起来!这样会害死迪特玛的!”

    “为了杀死这个半精灵,牺牲一个战士,相信你们拉浮尔的塞拉女神不会有意见。”

    安德鲁冷冷说道,他甚至已经开始在想象一支支箭穿透那个杀害他无数亲友的半精灵,嘴角勾起一抹诡笑,至于那名战士迪特玛,只能怪他离半精灵太近了,弓箭都是不长眼的。

    “不可以!”弗瑞德大喊,突然精灵队长将剑指着他的脖子。

    “给我安静,否则,不止弓箭不长眼,我的剑也会。”

    果然不久之后,一个影子从不远处的树枝上跃下,落地在迪特玛的长柄斧对着的正前方:“英俊的战士,你被你的战友遗弃了,那些精灵似乎想要把我们两都杀死呢?”

    迪特玛端详眼前逐渐由虚到实的身影,只见她头顶上有一对白色绒毛双耳,稚嫩的童颜上一双乌黑发亮的大眼睛炯炯有神,更是带着浅浅笑意,双颊处有几抹像是绿草叶勾画的符文,身上简单精致而干练的草木轻甲让她的身步更为迅捷。然而,不等他仔细再看,精灵队长一声令下,弓箭齐发,空气中极速划过的声音震耳欲聋。

    “迪特玛――”弗瑞德想要朝迪特玛跑过去,这时身后精灵队长执剑刺穿他的胸膛。

    “你……”弗瑞德倒在血泊之中。

    “碍事的人。”精灵队长庆幸那些拉浮尔战士没有发现这里刚刚发生的事情,当下对着拉浮尔光明战队喊道:“半精灵已经中伏,勇敢的战士们,一起上吧!我们需要你们的帮助!”

    英勇的战士热血沸腾,一齐冲向刚刚被箭雨覆盖的地方。只是……除了地上那些戾气未消的弓箭,什么也没发现。

    “什么!怎么可能!”远在外围的精灵队长发现了冲在前面那些拉浮尔战士表情的异样,突然上空回旋着阴森而放肆的嘲笑。

    “哈哈哈哈,我的猎物们,让我帮你们结束愚蠢的一生吧!”

    一道光刃旋过,乱成一团的光明战队和精灵战队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头颅已经被光刃斩断,血腥充斥整片森林。

    安德鲁的头滚落在地,地上的杂草也沾染上一抹残血。杀戮森林里,只有死亡。然而他却是例外。迪特玛只记得无数支箭朝他射过来,然而一道光影从眼前拂过,他竟也突然出现在和刚刚所在之地偏离十米的偏处。

    一眨眼的工夫,等他回应过来,森林里已经无比地死寂,所见之景已是杀戮后的凌乱。走过那一处处触目惊心的地段,在一棵树下,迪特玛找到了好友弗瑞德的尸体。和其他被害者不同的是,弗瑞德的头颅完好地架在脖子上,只是他的胸膛已经被穿破,血液染红了战甲。

    “弗瑞德!醒醒!”

    迪特玛将战斧放在一旁,跪在弗瑞德的身侧,抱着他的头想要将他唤醒,但始终得不到任何回应。心中隐隐作痛,刚刚都还好好的,为什么眨眼之间,就变成这个样子,是她,那个半精灵杀了这里的所有人,所有精灵,却唯独留着他的命,为什么!

    背后响起轻盈的脚步声,迪特玛眼神一凛,杀意顿起,夺过地上的长柄斧朝后横空一斩,烈焰般的剑刃在空中划过时泛起一缕星火。

    “出来!不要给老子躲躲藏藏!”迪特玛发狂地嘶喊,声音划破天际,风中摇曳中的,是还未尘息的孤魂,还是憎恨!森林中已经遁入夜幕的掌控,弥漫的雾气里尽显诡异之色,斩碎光明战队和精灵战队的光刃虽然没有对他造成致命之伤,但是受到光刃之力的波及,他感到胸口一阵闷沉的痛意,顿时天旋地转,无力地倒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