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爱乐小说网 > 堕落泰坦 > 第十九节 诅咒之源,恶魂缠身

第十九节 诅咒之源,恶魂缠身

    “把她放在床上。.”进入一间极为简陋的屋子后,温斯特指着角落中的一张简易木板床,薄薄的布片包着几块木头架在石板之上,如果用手去触摸,必定会感受到丝丝的凉意。想不到这么一位老者,竟然能够忍受的住如此阴冷的床铺。但对于依略特来说,凉意的床板竟让她感到颇为舒适。

    依略特被少年放下后一动不动躺在床上,脸上透着一股僵硬的惨白气息。

    “是诅咒。”温斯特观察了片刻后,吐出这三个字。

    “破解之法呢?”少年镇静地问道。

    “除非知道诅咒之源,否则无法破解。”温斯特摇转着手中的树杖,散发着和煦之光的树杖环绕着依略特全身,“我只能暂时阻止诅咒的恶化,如果不能找到诅咒之源,那她恐怕没救了。”

    老者惋惜的神色落入少年眼中。

    “温斯特老师,你认识她?看你还挺担忧的。”少年问道。

    “刚认识而已,我是觉得她身上有很多秘密,未知的秘密。亚伦,你去城中找一位健壮的陌生战士,名字叫杰克.维尔。他和这名女童原本是一起的,或许会知道诅咒之源。”

    “我知道了。”名叫亚伦的少年立即跑了出去。

    而老者温斯特额头已经皱的跟山峦一样,他始终觉得,神秘先知口中的预言之子,就算不是这名女童,也会和她有关联,他有这种预感,毕竟已经很久没有人能够破解他的缠绕异草幻术,说到底也是一种莫名的高傲心在作祟啊。

    此刻,古兰索亚宫殿之内,重伤的剑士正在向首领伦道夫诉说着堡垒的恶战。

    “本来我们已经成功阻挡了那些蛮牛的攻击,但是一个奇异的咒语突然响彻我们的耳边,众多弟兄撕心裂肺地在地上打滚,连理查德队长也受到咒语的影响,全身腐烂不止!”剑士语言中还有惊恐。

    “是啊,连原本想要攻占我们堡垒的牛头人都迅速退离了,我们可都是从死亡线上拉回一条命,很多弟兄都已经死了。”另一个剑士慌忙说着这些话的时候,腿还在颤动。

    “这么说,咒语并不是牛头族施放的,那会是谁……”伦道夫正思索的时候,一名剑士突然发疯地开始在殿内狂砍,嘴里还不停地喊着:“杀死你们,杀死你们!啊!”不断挥舞的剑和口中说着的呓语让人不难看出他已经发疯。

    两名剑士立即上前将发疯的剑士按在地上,只听伦道夫干涩地说:“恐怕你们之中也有不少弟兄染上了咒语,只不过隐藏着而没有被发现,守卫!”伦道夫大喊一声,数十名守卫立即将所有剑士包围。

    “为了城民的安全,我伦道夫只能对不起你们!把他们全部分开带到各个牢房去,读力看守!”

    伦道夫的命令并未引起剑士的反抗,他们自己也知道倘若就这样回城休养,万一之中又出现如刚刚发狂的疯战士,恐怕事情更加严重。

    剑士们均被守卫带入古兰索亚边城的地牢内,受到读力的照顾。

    伦道夫看着宫殿之上躺在冰冷地面那位受伤最重的理查德,理查德是剑士队伍之中力量最强的,莫非这个咒语跟被施术者的实力有关?基础咒语许多法师都可以掌握,但是如果能够依据被施术者的情况产生不同的效果,天底下拥有这种复杂咒术的,唯有死灵一族!伦道夫的眼神中凛然闪现严峻和震怒之色。

    “滴、滴、滴。”

    敲着节奏的水滴声成为这寂静地牢唯一能够用以迎接他的乐章。除了听觉,刺鼻的牛粪味也随之袭来。

    “巴伦,你拉我来这里做什么,我今天的任务还没有完成呢!”杰克被铁匠铺猛士一拉一扯,也不知道要带自己去哪里,想到连石台都没修好,不修好不尽快偿还对老铁匠的亏欠,他还怎么去找依略特。心中想到这里不禁更加着急,然而老铁匠的儿子可不管这些。

    “我真的听到了异样的声音,父亲不相信我,所以我就只能拉你来了。喂,那副表情什么意思,我可背着父亲让你拿着烈魂战斧出来的!你别忘恩负义啊!”巴伦愣是将一路百般推阻的杰克带到了地牢。

    “吼~~~”一声闷吼声从地牢深处传来,令巴伦顿时全身一颤,惊惶地说:“你听,你听,听到了没有,就是这个声音!”

    “吼~~~~”闷吼声再度传来。

    巴伦实在禁不住这样子担惊受怕,颤声将杰克往里一推道:“我……我懒得跟你说了,你去给我好好调查,要是敷衍我,等回头我就告诉父亲你偷懒,让他加长你的工时!”

    说完就往地牢外跑得没影了。

    “嗤,”杰克看着巴伦的背影逐渐消失,不禁嘲笑,那么大的块头,竟然这么胆小。再厉害,也就个猛兽而已,我可是拉浮尔的光之战士,会怕这玩意?杰克心里给自己打着气,然而浓重的血腥味,尤其地上一团团的“牛粪”,还真让他难以适应。

    废弃的地牢本就是牛头族所建造,古兰索亚地区在很早是牛头人的领地,然而牛头族并不欣赏这片荒芜之地,疏于管理之时被逃亡到南方的人族占领。

    本来也不算什么重要的地方,然而牛头族酋长感觉自己的尊严受到了践踏,却鉴于古兰索亚边城易守难攻,不愿意轻易让自己的亲卫队冒险攻城,他想要借助牛头**师西科利亚手中的尘之晶积力量,却遭到西科利亚的拒绝。感受到酋长心中泛滥的贪婪,西科利亚毅然逃离孕育了牛头部落的克拉特山谷来到古兰索亚。于是,这个隐忍吞声了九年的牛头军队终于破山而出,朝着古兰索亚边城发动一次又一次的进攻。

    而杰克不知道的是,眼前这个地牢,正是牛头族军队想要占据的第一个据点,突进这里面,正藏着大量的牛头战士。在这僻静的地牢足足潜伏半个月的牛头战士,很快发现有陌生人的闯入。

    在杰克深入废弃地牢后的每一步都已经全部落入躲在暗处的牛头人眼里。

    “这个战士看上去不像古兰索亚边城的人,我觉得我们应该避免和他冲突。”一个躲在地牢暗格里的比较年长的牛头人战士轻声说道。

    话刚落音,突然地面一阵震动。

    牛头战士刚回过神,就看到杰克抡起烈魂战斧重重往地上一劈,大喊一声:“藏在里面的大老鼠,给我滚出来!”

    既然被挑衅到这个份上,牛脾气是万万忍不了。牛头战士纷纷从暗格中冒了出来,估计杰克也没有料到刚刚还平静的地牢瞬间到处都密密麻麻布满牛头战士的身影。

    “怎么是一些……这样的?原以为会是一个巨型猛兽,哎,让我失望了。”杰克的挑衅让这些牛头战士的鼻孔都开始冒气。

    “杀了他。”不知是谁从牛头人群里喊了一句,所有牛头人都冲了上来。

    然而杰克将神斧往地上一劈,地面裂开,五道裂缝齐攻向各个方向扑过来的牛头人战士。

    “啊――”只听到牛头战士顿时就摔倒在地上,手上武器乒乒乓乓的砸到了一起。

    “这么弱,真是好奇你们以前都是怎么活下来的。”

    “哼,我们老大还在睡觉,等他醒了,你……你……你就准备跪地求饶吧!”趴在地上的牛头人气势丝毫不减啊。

    “这样,那我就去会一会你们的头头。”说完杰克将烈魂战斧交叉收到背后,继续往地牢深处前进。

    身后依旧传来牛头战士的声音:“喂!停下!我们老大要是被你吵醒,都得完蛋!”然而见杰克健步如飞,不为所动,牛头战士们你看我,我看你,只能快步地追上去。

    “吼~~~”深处的低吼越来越近,沉睡中的牛头人战队头目,一旦被惊醒,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呢?!